欢迎光临法律咨询服合同,合同纠纷律师,服务合同纠纷,合同律师咨询,合同纠纷诉讼时效,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纠纷网站

合同纠纷律师,合同纠纷解决方式

合同纠纷免费律师咨询,服务合同纠纷

联系方式 联系方式:

13920557198

个人合伙纠纷中常见的焦点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5-24      浏览量:0
近期经常接到关于个人之间合伙的咨询,在商

近期经常接到关于个人之间合伙的咨询,在商事纠纷中合伙是个既常见又难缠的活,特别是个人合伙纠纷(发条依据:《民法通则》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规定个人合伙是两个以上公民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合伙人应当对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合伙终止等事项订立书面协议。),主要存在以下原因:

一,因为个人合伙体之间往往均是熟悉的朋友、亲戚、同学等关系非常紧密的人,他们的特点是维系合伙体的关系靠感情多于理性,这种关系合作的项目易启动,资源共享、群策群力,分散风险等优势,但是正因为有这些优点也伴随着很多共性的缺点,比如没有书面的协议,即使有约定也是非常不详细,管理不规范,特别是财务不公开、不参与管理,一旦合伙体产生纠纷,主张权利一方往往在证据上非常薄弱,因为如果没有协议、不参与管理的话,你要主张你的出资额、你的股份、合伙体的收支情况均是相当困难的,首先你得先发起合伙清算程序,但因为合伙体记账很多都是比较随意,很多记账凭证的真实性双方无法确认或不予认可,导致即使提起审计也是很难算的清楚的。

二,除了合伙体内部原因导致纠纷难处理外,国家立法上的不够完善也是重要原因,合伙企业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调整,联营有《民 法 通 则》以 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联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规范,而在审理个人合伙案件时,可依据的法律仅为1987年1月 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的若干条文以及相应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现有的立法规定仍然过于概括、宽泛,对于个人合伙的成立要件 、合伙终止以及具体的清算程序等均未作明确规定 , 并且已有的条文规定内容已经明显滞后于形势的发展 。从而导致合伙纠纷案件中遇到的大量实际问题无法可依 。

三、因为个人合伙的有上述的特殊性,在产生纠纷时法院的判决也不一致,以及认定的角度不一等,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举证责任的问题。我国民事诉讼原则上是“谁主张谁举证”,由于现实生活中,合伙经营活动并非有全体合伙人参加,如果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对于未参加实际经营管理活动的合伙人,存在无法举证的后果。

最高法在郭卫红与王备华、李新良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案号:(2016)最高法民申1279号)中认为:“本案中,对于合伙财产的处理,当事人之间既无书面协议,又不能协商一致,亦均无法提供证据证实相应的出资额,法律对于此种情况下应如何分配合伙盈余并无明确规定。二审法院基于本案实际,酌定平均分配合伙盈余,符合个人合伙的特性以及处理合伙财产分配时所应遵循的基本原则,没有证据证明导致当事人利益的显失平衡,王备华认定原判决对合伙盈余分配不公的主张不能成立。”

2、只有在对合伙财产清算后,才可请求分割合伙财产?

最高院在林为曾、陈永河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案号:(2017)最高法民再228号)中认为:“《股东协议》解除后,合伙终止。但因《股东协议》已经履行,陈永河、林钦原投入合伙事务的资金已经转化为合伙财产,由合伙各方共同共有。根据民法通则意见第54条规定,合伙人退伙时分割的合伙财产,应当包括合伙时投入的财产和合伙期间积累的财产,以及合伙期间的债权和债务。因此,陈永河、林钦退伙导致合伙终止后,在全体合伙人未对合伙财产及合伙债权债务清算前,陈永河、林钦不能主张由林为曾退还其原投入合伙事务的资金。也即只有在三方对合伙财产清算后,陈永河、林钦才可依据合同约定或法律规定请求分割合伙财产。故陈永河、林钦在本案中主张由林为曾直接返还已投入合伙项目的合伙款,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而在何晏、金贵安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案号:(2017)最高法民申3374号)中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54条规定:“入伙的原物退伙时原则上应予退还,一次清退有困难的,可以分批分期清退;退还原物确有困难的,可以折价处理。”该条并未确立合伙关系结束时必须经过清算程序才可分割合伙财产。何晏认为未经清算合伙人不得请求分割合伙财产,更不得直接请求返还投资款,属对法律理解错误。”

合伙人请求分配合伙收益并不必然以合伙清算为前提。部分或全体合伙人在未进行合伙清算的情况下请求对合伙收益进行分配的,人民法院应当进行释明:如果其请求的利益分配是基于解除合伙关系的合伙收益分配,则应增加解除合伙关系并进行清算的诉讼请求;如果其不要求解除合伙关系,仅要求分配合伙期间收益,当事人提交了充分证据证明有可供分配的收益的,人民法院应根据合伙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的比例予以处理。(来自重庆高院)。

本人赞同不以清算为前提条件,因为在未参与经营管理的一方往往权利受侵害的概率更大,他们不参与管理就更难与掌握相关证据,而此时他要提起清算,很难证实合伙体的收支情况,而且合伙体已经僵局,也很难达到双方理性对账,此时再要求合伙体进行审计清算,往往证据不足以撑起清算结果,这让原本是希望通过法院要求对合伙体进行账目清算,然后再进行债权债务的分配的当事人,变成个彻底的受害者。而且因为这个的前置条件,一方掌握材料的人会故意隐瞒合伙所得、设置各种障碍等做法使账目变的更混乱,因此应当对部分明确的财产及债务先行进行判决,并责令掌握材料一方提供出来供双方清算或委托第三方清算,拒不提供的根据推定规则由其承担不利后果。

当然,想要避免因合伙产生这么多本来可以控制的风险,建议合伙体之间订立份完善的合伙协议,对出资份额、合伙比例、分红、退伙、结算等做好详细的约定,这样才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纠纷,使自己的合法权益能够得到合理的保护,也有利于合伙体的发展。